首页 > 玄幻魔法 > 苟道不死 > 第219章 复杂背景,兴起而动

第219章 复杂背景,兴起而动

目录

    第219章 复杂背景,兴起而动
原本,孟周就有些奇怪,这虞桥对自己这个新晋结丹散修“葛平”实在是有些太过“锲而不舍”了一点。
诚然,这个身份在结丹之时使用过改命灵物,由此可以逆推出当初那位驭灵宗假丹大概率是死在了“葛平”手上,并借机收获了许多驭灵宗的珍贵秘传以及太岁血肉这些珍贵物品。
无论是为了防止宗门秘传扩散,还是觊觎太岁血肉这种珍贵灵物,也足够坐实虞桥其人的行为动机。
可单靠这些,孟周终究还是觉得这理由太过牵强了一些。
而现在,在将虞桥的记忆大略梳理了一遍,知道他在驭灵宗真传这层身份之外更加复杂的身份背景之后,孟周这才有种彻底恍然明悟的感觉。
在十岁以前,虞桥不叫虞桥,而叫乔羽。
和乔欣一样,都是驭灵域乔氏一脉的子弟。
十岁以后,驭灵域少了一个乔羽,多了一个名叫虞桥的少年,并因良好的表现,拜入驭灵宗门下,直接成为内门弟子。
——星宿宫的经营理念是宁缺毋滥,只要精英,每一个都能得到最好的培养。
青玄宗的经营理念则截然相反,山门大开,广招门徒,除非表现特别优异者,其他弟子都如同养蛊一般,在一个个“蛊池”里激烈竞争上位。
记名弟子,外门弟子,内门弟子,真传弟子……
而每一层次还可以分出更多小层,“普通”、“核心”、“首席”……
只要你有足够的上进心,青玄宗内有爬不完的阶梯等着你。
理论上来说,机会对所有人都均等开放。
同样是理论上,只要你有足够的能耐,完全可以一路从最底层爬上宗主的宝座。
而包括驭灵宗在内的其他四宗,因为条件所限,没有星宿宫那种“非结丹苗子勿进我门”的豪气。
可另一方面,他们也都没有青玄宗那么极端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惦记的。
他们的经营理念介于星宿宫和青玄宗之间,有的更倾向于星宿宫一点,而有的则更倾向于青玄宗一点。
有时候,也会因为局势变化,宗门需求,进行灵活调整。
所以,虞桥能在还没有正式修行之前,以十岁稚童之龄被驭灵宗看中,直接钦定为内门弟子,说明他的修行资质是非常不错的,但也没有达到震惊宗门上下,直接钦定为真传的地步。
其在驭灵宗同代,也只能算是一位表现足够优秀的普通天才,并没有到同代天骄的程度。
从十岁入驭灵宗,努力修炼二十五年之后,终于在三十五岁这年成功筑基。
这时,虞桥依然还叫虞桥,并没有道号——在包括青玄宗在内的五宗之内,拥有字辈道号,是宗门真传的特权,是真正成为宗门核心的标志。
有趣的是,直到此刻,虞桥也就是乔羽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乃是被乔氏一族打入驭灵宗的探子。
他并不知道自己身份背后的复杂纠葛,对于自己曾经叫乔羽这件事,也只有懵懂的印象的,为何要改名虞桥,他也不知原因。
这二十多年的练气修行,他也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家族的助力,从练气到筑基,完全是靠他自己走出来的。
而直到虞桥三十五岁完成筑基之后,来自乔氏的资源和助力才开始慢慢发力。
原本只能算是普通天才的虞桥,借助驭灵宗的资源以及乔氏的助力,在这双重助力之下,就像是胁下生出了双翼,逐渐越飞越高。
最终,虞桥在八十岁之时,顺利突破,结成高品质真丹。
而按照驭灵宗的规矩——其他几宗也有类似的规矩,只要能赶在百岁前突破,成就高品质结丹,那么,再不需要任何额外门槛限制,就可晋升成为真传,成为宗门核心层、甚至决策层的一员。
练气用了二十五年,筑基只用了四十五年,且结丹品质极好,驭灵宗对虞桥的评价为“厚积薄发,内秀”。
这时候的虞桥,依然还是个单纯少年。
不过,随着结丹之后的第一次回家祭祖,一切都发生了变化。
虞桥这才知道自己,以及自己的家族背后还有这么多的曲折。
真要说来,他对乔氏、乃至对那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星宿宫有什么忠诚度可言么?
扯淡。
但当他知道这一切的时候,不仅已经站在了贼船上,还成了得益最大的人之一。
——他能在八十岁之时便结成高品质真丹,乔氏是出了大力的,甚至还使用了从星宿宫流传出来的秘法。
只此一点,就将他和这艘“贼船”彻底的焊死在了一起。
要么与之俱沉,要么就撑着这艘“贼船”继续前行。
才刚结成真丹,求道之路正式登堂入室,有无限的未来等在前面,虞桥怎么可能选择“沉没”呢?
不过,经过这番特别的“洗礼”之后,曾经那个阳光明媚的虞桥发生了彻底的蜕变。
一方面,他将驭灵宗结丹真传、以及乔氏嫡传的价值最大化的利用起来,努力修行的他,成长速度超越结丹真传的平均速度,在宗门的地位越来越高、越来越稳。
他这表现,并没有惹来任何质疑,反倒契合了宗门对他的评价。
“厚积薄发”,“内秀”。
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耐力型选手,境界越高,表现反而越好,越发光彩夺目。
而不是像有的天才那般,练气境时堪称妖孽,筑基后就稍显逊色,等到结丹以后,就逐渐泯然众人。
虽然,这在底层修士眼中,依旧是需要仰望的存在。
但在驭灵宗高层眼中,显然还是虞桥这种长跑型选手更吃香。
另一方面,他借助驭灵宗真传的身份,利用乔氏多年来经营起来的底蕴,以他自己为核心,积极经营自己的势力。
这么做的目的,也很简单。
一是忽然有了强烈不安全感的他,想要尽己所能的为自己增加筹码,增加底蕴,为他自身的成长提供更多助力。
二是为万一事发之后谋求一些退路。
将驭灵域的明心阁彻底“私有化”,成为受他驱使的力量,就是这种努力下的成果之一。
但最让孟周惊讶的是,虞桥谋取驭灵域明心阁,其真正的目的,并不止于驭灵域明心阁本身。
他不仅是想要获得明心阁这双“眼睛”。
他还想借此获得一个“身份”。
这个身份,必须满足以下条件:
这个身份不能和驭灵宗这个驭灵域的主宰有任何瓜葛;
这个身份必须拥有足够的份量,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;
要是这个身份所代表的利益立场和驭灵宗有所对立,那就更好不过。
虞桥是在明确了这些想法之后,这才按图索骥,一番权衡排除,最终才将明心阁作为“围猎”目标。
而他的最终目的,则是为了与离恨教搭上线。
这就是很神奇的操作。
虽然驭灵宗和星宿宫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,但离恨教与这两家的关系,却也都是不可调和的。
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这个逻辑,在这一件事上,是行不通的。
若说驭灵宗与星宿宫的矛盾还是利益上的,那么,这两家与离恨教的矛盾则还要更深一些。
这是秩序与非秩序的矛盾。
一方是在秩序的建立和维护中获得力量,而另一方则是在秩序的破坏和摧毁中获得力量。
双方的矛盾更加不可调和。
所以,无论是站在驭灵宗的立场,还是站在乔氏所代表的星宿宫的立场,拥有远大前途的虞桥都不应该站离恨教。
但在经过结丹初的那次深刻“洗礼”之后,虞桥蜕变了。
他的立场,发生了根本性的转移,他既不站驭灵宗,也不站乔氏星宿宫,他站他自己。
只要能让他自己更进步、更安全,那么,哪怕是让驭灵宗、让乔氏更乱一些,多些麻烦,多死一些人,他都是愿意的。
更确切的说,他求之不得。
借助驭灵宗的全局视野,乔氏的诸多底蕴,以及明心阁的隐秘视力,三方交错,还真让他寻到了离恨教在驭灵域的蛛丝马迹。
并最终,真的与对方搭上了线。
在通过数次有计划的出卖驭灵宗的利益之后,在离恨教的视野中,身份一直是“驭灵域明心阁主”的他,终于逐渐得到了驭灵域离恨教的信任。
渐渐地,甚至有那么一点“尊贵的客人”的意思,双方也有了更稳定的合作。
有一个驭灵宗核心真传做内鬼,彼此信息互通,情报共享,大家在驭灵域越活越有盼头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