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从低武开始的神通主 > 48、人间惨剧

48、人间惨剧

目录

    通过这名茶客的讲述,陆渊当即得知了林阿生这一家的悲惨遭遇。

    原来林阿生拉车将酒送到秦府后,当即便被管家安排搬运到了后宅酒窖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林阿生带着伙计刚刚把十几坛酒搬完准备离开时,管家却突然翻了脸,以调戏后宅女眷的名义让护院家丁将两人当场锁拿。

    其后具体详情已经无人得知,只知道秦府似乎对林阿生施以了极其残忍的私刑,将其打的遍体鳞伤、手脚尽断,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如此施为,自然是为了酿酒秘方。

    被如此殴打折磨,林阿生也只能将秘方交出。

    但达到目的后秦府却并没有放过他,而是由管家亲自带着家丁,将其扭送到了官府,告了他一个猥亵之罪。

    被打的半死的林阿生虽不承认,但他同行带来的那名伙计在挨了毒打收了好处之后却彻底背叛,当场指认,污蔑其所为。

    秦府主人秦武辉的兄长秦文辉乃东城主簿,和通判是一级的人物,就这样林阿生在当天便被诬陷下狱,得知消息的阿林嫂惊慌无比,当即就想办法向秦府求情向衙门送钱,想把自己的丈夫救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秦府以贱价强买了酒铺,衙门上下官差趁火打劫,她几乎散尽了所有家财,等到第三天的时候终于等到林阿生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林阿生手脚尽断、伤势严重,只剩下了半口气,任凭阿林嫂如何求医问药也没能救得回来,不到三天时间就在家里咽了气。

    丈夫蒙冤死后,阿林嫂几乎是一夜白头,几乎是疯了一般的带着林阿生的尸体去秦府去讨公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面对秦府这等豪强大户,一对孤儿寡母的力量和就和街边猫狗一般微不足道,任凭她如何泣血喊冤求公道,面对的都是拳脚棍棒,衙门更是完全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来。

    秦府因为阿林嫂孜孜不倦的鸣冤上告彻底动了真火,竟然直接安排了一伙地痞流氓闯入阿林嫂家中将其奸污,并且还把其只有几岁的孩子掳走,卖给了人牙子!

    遭遇如此人间惨事,醒来后的阿林嫂变得半疯半癫,神志不清,宛如得了失心疯。

    她每日唯二记得的两件事,便是去衙门击鼓鸣冤,或是在街头行尸走肉般游荡,不断呼喊寻找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听完这段往事。

    任凭陆渊修仙之后养气功夫如何好,心中也不免升起些许怒意和戾气。

    他强行按捺心绪,缓缓道:

    “你说这阿林嫂疯癫已有一年时间,她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    老茶客叹气道:

    “她自己会在街上捡烂菜叶甚至和野猫野狗争夺食物。另外他们家的酒铺以前就开在这条街的街尾,人缘颇为不错。因为这一家遭遇太过凄惨,所以这边无论商贩们还是行人们,看到了基本都会给些吃的穿的救济一二,她才这么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陆渊沉默一下:“好,多谢解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结账走下茶楼,沿街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便在哄闹的街市上近距离的见到了阿林嫂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身着破袄,浑身脏污,目光呆滞,依稀可以看出容貌不差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她神情肃穆中又透露着些许神经质,即便在无数异样目光围观下也浑然无觉,无比虔诚的三步一跪,磕头的同时口中念念有词:

    “老天爷在上,秦武辉人面兽心,为夺秘方污蔑谋害我相公,作恶多端,十恶不赦。”

    “愚妇跪求您降下青衣代使,显露神威,诛杀恶贼,涤荡浊世,为我相公和孩儿讨还公道......”

    她就不断的重复着这么两句话,周围人议论纷纷,有的单纯看笑话,有的则是目露恻隐,劝谏道:

    “阿林嫂,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青衣客已经不在这凤阳府了,你再怎么磕头也是没用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在这样下去,秦府那边知道了,说不定会把你的命给要了!”

    而这期间,阿林嫂对外界一切却都充耳不闻,依旧重复着磕头、祷告,眼中仿佛只有跪拜苍天这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秦府,秦武辉......”

    陆渊目光幽幽的看了许久,并未上前多说什么,只是目光冷然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东城秦府。

    夜幕笼罩天地,大部分城区彻底陷入黑暗,而作为举人府邸的秦府门前却时刻悬挂着两个大红色的长明灯,照耀门前大路,以示身份。

    而此时不远处的街角黑暗中。

    一道身着夜行衣,宛如和夜色融为一体般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,只露出一双寒星点点的眸子。

    正是陆渊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他已经打听过秦府,知晓了位置。

    同时亦知道了,这秦府主人秦武辉年过四旬,但是在六年前便通过了武举府试,正式成为了一名武举人,并且以各种手段攒下了这偌大的家业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金虽然吏治败坏,但因为接连战败的缘故越来越重视武举,能通过府试并且成为武举人的,一般来说都是达到了三境锻骨层次的武师,武功上绝无庸才。

    锻骨之境,武人已经练就钢筋铁骨,力过千钧,披甲情况下单枪匹马就能杀溃一支数十人的冷兵器军队,实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秦武辉虽然考上武举之后做了个闲职武官,并且这些年沉迷于酒色财气,却依旧是陆渊目前遇到的实力最强的目标。

    如此对手必须谨慎行事,是以他在黑暗中观察一阵,确认无人之后便环绕秦府高强来到后宅的位置,然后发动了隐形之术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身形瞬间融入黑暗之中,然后脚尖轻轻一点,便轻松跃上了一丈的高墙,直接进入了秦府的后宅。

    整个秦府颇大,同样也是三进三出、回廊幽深,陆渊目光辨认一番,悄无声息的向宅子里摸去。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修出了真炁,隐形之术的持续时间获得了些许的增长,但现在能坚持的时间也只有三十個呼吸左右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并不知道秦文辉所住的屋子,这一次不像上次尾随坤都那般可以直捣黄龙,他还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寻找。

    另外,林阿生的悲惨经历中,那所谓的秦府管家也是最大的帮凶,也属于必杀的目标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今天潜入最主要的还是摸清楚情况,确定两人住处,不一定立刻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而就在陆渊刚刚走出一条回廊来到中庭,准向着后宅深处摸去时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,突然有两道身影从前面拐角处走出,同时发出一阵轻微抱怨之声:

    “......又轮到我们守夜了,他娘的!”

    “都守了一个多月了,那青衣客迟迟不来,我们还得守到什么时候?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