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大明:我,调教木匠皇帝 > 第0020章 治辽!

第0020章 治辽!

目录

    朱由校道:“师傅,我给你稍微的透露一下,这殿试,主要考的是策论,至于殿试的内容,全看皇上的心思!”

    张好古微微的定了定神。

    等等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莫非是,朱由校要把考题告诉自己?

    当下,他澹定起来,看了一眼朱由校,笑着开口道:“徒儿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朱由校继续开口道:“师傅,我这里有些关系,明天殿试的题目是——治辽!”

    恩?

    张好古开始有些庆幸了,这是朱由校主动泄露考题给自己,这要不是遇到了小朱同志,真的去走相声宇宙的路线的话,自己那岂不是真的要完犊子了?

    殿试这一关自己肯定过不去,到时候就要考虑跑路了。

    殿试只考策问,应试者自黎明入,历经点名、散卷、赞拜、行礼等礼节,然后颁发策题。

    制策题目,用时务策一道,题长二、三百字。

    就是要看看你对国家的政策是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由此来判断,你到底是不是一个书呆子,值不值得大用。

    朝廷选拔人才,自然是有自己的看法的。

    又看了朱由校一眼,张好古笑了笑,慢条斯理的开口道:“治辽,倒也是,女真人也是我大明朝的心腹大患,不好对付!”

    “想来师傅也是心中有了成见,徒儿也就不打扰了!”朱由校笑了笑:“徒儿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张好古打了一个呵欠。

    心中却是盘算着治辽。

    说的还是女真人。

    萨尔浒之战之后,女真人已经是从事实上崛起,在东北反复的跟明军展开拉锯战,基本上是女真人占据了绝大的优势,一直到了天启朝的末年才打出了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,但是,整体来说意义不大,大明的烂那是从根子上开始的烂。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朝廷的税收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党争,互相攻讦,只要你不属于我的党派,我就要竭尽全力的干掉你。

    治辽,说的是治辽。

    在张好古看来其实没啥好治的,只要给边关的将士发足了钱,绝对能把辽东给你扬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没钱么。

    所谓的治疗,其实就是的治理大明朝内部的问题。

    党争问题,税收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些列问题,如果处理不好,治辽,那就是一个空话。

    殿试的策论是治辽。

    张好古暗暗思索,这朱由校虽然说是一个昏君,但是,却也并非是对朝政不闻不问,他的基本能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后来,自从宁远大捷之后,袁崇焕志得意满,向天启皇帝建议,在辽东修建大量的城池,进行屯田,利用这个办法,将建奴困死于辽东。

    奏疏里的内容可谓是声情并茂,列举了大量的事例。

    还对魏忠贤大拍马屁:“由此行之,奴子不降,必为臣成擒矣。况厂臣魏忠贤与阁部诸臣,俱一时稷契夔龙之选,臣所遇非偶,故敢卜事之必成!

    天启皇帝对袁崇焕这份奏疏的批复摘录如下:

    “得旨:

    向以防守方殷,故着从容议行。但向后作何给授,使军民不相妨?

    作何分拨,使农战不偏废?

    作何演练,使农隙皆兵?

    作何更番,使营伍皆农?

    作何疆理,足以限戎马?

    作何收保,不致资盗粮?

    一切事宜,该抚悉心区处具奏。

    这本内说,奴子不降,必定成擒,诸臣诸不乐闻。以朕计之,奴未必降,降不足信也;战必能胜,胜无轻谈也。蹈实而做,需时而动。正也,奇在其中矣。该抚饶为之,亦善为之”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接连发出了六个排比质问,直接切入专业问题,把袁崇焕的牛皮戳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而且最后更是明确告戒袁都督说:“以朕计之,奴未必降,降不足信也;战必能胜,胜无轻谈也。”

    只能说,袁都督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战术执行大师,至于战略级那就不行了、

    张好古忽然间就感觉到了,这个朱由校并不是史书上说的那么昏庸,至少,这人能力还是相当可以的。

    那么,明天的考题治辽,那就是相当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可以算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考试。

    也是朱由校对自己这个老师的考试,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张好古琢磨了一下,心中却是盘算着自己要如何答题。

    首先,是不能把女真人说的太强,其次也不能太不把女真人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在在战术上重视敌人,在战略上蔑视敌人。

    那么要如何回答,这就是要仔细的琢磨了。

    首先,要承认女真人兵强马壮,这不假,但是,女真人欠缺什么?物资,大明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,物资丰富,血厚,可以坚持,大明可以失败一次两次,三次,四次,但是,女真人却是不能坚持多久,只要输几次,女真人就是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好歹,大明也是坚持了二十多年的。

    后面更是盯着农民起义和女真人联手扛了十七年。

    血厚那是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的战损比,女真人是扛不住的。

    但是,大明的问题也就在这里,党争。

    东林党不是什么好东西,那么,阉党就是好东西了?

    显然,也不是。

    以至于党争之激烈,不看你的战功,不看你的能力,只看你是不是我这个党派的。

    如果大明不能形成合力,被慢慢的消耗死,这也是迟早的。

    至于要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张好古心中已经是有了盘算。

    攻守并用

    一旦开战,敌人必然是运动之中,后方空虚,我军则是可以使用小规模的突袭,实施长途奔袭,直捣建奴后方的老窝,牵引建奴回兵援助,建奴后退,必然心急,那么城中守军就可以趁机杀出来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小规模作战,只要女真人倾巢而出,就背后骚扰他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兵团回来,打不过就跑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再次出城作战的时候,就再度去骚扰他们。

    防御守备作战,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以守为主,骚扰为辅。

    敌进我守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。

    总之,要让女真人疲于奔命,要学会破坏他们的大后方。

    在运动之中,寻找战机,抓住敌人,狠狠的打!

    有了想法还不行,还得翻译成古文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,这一套战法么。

    张好古其实也是扯澹的,属于纸上谈兵,具体情况,具体对待,到底行不信,这要考虑实际情况,就简单来说,大明朝还有没有一支能深入敌后的军队?

    不过,拿出来湖弄一下皇帝,问题还是不大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自己的字,还好这段时间练了一下,总算是能拿出来见人了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