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大明:我,调教木匠皇帝 > 第0019章 不知殿试张会元!

第0019章 不知殿试张会元!

目录

    “还请张兄教我!”

    朱由校爱不释手的玩弄着手中的发条青蛙,一听说还有别的东西,却是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张好古也算是有些摸透了朱由校的性子。

    这个皇帝,还是处在少年叛逆期。

    对外界的求知欲很强,

    小时候,他对魏忠贤就十分信任,因为魏公公能时常能弄来些新奇玩意,讲着宫外的奇闻逸事,唱曲、踢球、骑马、射箭想尽一切办法让朱由校高兴,这种不同寻常的君主臣仆关系,也就成了后来“魏忠贤乱政”的基础。

    再大一点,朱由校也是跟着孙承宗学习,虽然不是出阁读书,但是,该有的教育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作为皇帝的继承人,朱由校有很多家庭教师,但是只有老孙给他讲课的时候,深入浅出,让朱由校很容易理解,每次都很豁然开朗,很容易就理解,朱由校每次都说老孙让他心开,这也是孙承宗跟朱由校的私人关系非常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朱由校是文盲,那纯粹就是扯澹。

    而现在,朱由校发现张好古给自己打开了理工科的大门。

    数学,物理,还有化学。

    什么方程式,什么滑轮组,杠杆定理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脑子的人才能想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偶尔,从他嘴里还能听到什么气候,说什么小冰河时期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更加的新奇,更加贴合自己的爱好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让朱由校感觉张好古这个人,深不可测,现在发条青蛙搞出来了,朱由校也是有理由相信,张好古一定是可以搞出木牛流马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个小小的发条青蛙,朱由校还真的未必就能相信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张好古通过一个小小东阿发条青蛙,大致让朱由校接触到了数学最基本的加减乘除,一元一次方程,二元一次方程,通过各种手段向朱由校展示了什么是杠杆定理,除此之外还有就是滑轮组。

    最起码,让朱由校有了一定的科学素养。

    通过张好古传授的知识,大致的原理他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经过直觉的判断,而是经过了科学的分析做出来的总结。

    这种体验,让朱由校感觉到十分的新鲜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朱由校也就越发的感觉张好古的深不可测,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宝库一般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出许许多多新鲜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张兄,我想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回到了客栈,张好古正在泡茶,朱由校却是冷不丁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张好古顿时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好古感觉自己的耳朵好像是出现了幻听,朱由校说什么,想要拜我为师?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吧?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一眼朱由校,张好古心中滴咕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爷是谁?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木匠皇帝朱由校。

    拜自己为师?

    当皇帝的老师?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么?

    但是,想想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了朱元章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,直接操刀子砍人是没啥问题的。

    换了朱由检,估计自己在他面前摆弄的时候,扭头就走,根本就不会跟自己搭话。

    但是,朱由校么。

    这种荒唐事儿,也未必就是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大明最荒唐的两个皇帝一个是正德皇帝,另一个就是这个大名鼎鼎的木匠皇帝了。

    “这,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张好古咳嗽了一声,缓缓的开口道:“朱兄,你我之间,朋友相称,这忽然间拜我为师,我可是担当不起的!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是真心实意!”

    朱由校飞快的开口道:“这段时日接触下来,我只觉得张兄你满腹经纶,跟你学习这一月有余,只觉得自己拨云见日,所得甚多,从前一些想不明白的道理,今日却是全都明白了,你我虽无师徒之名,却有师徒之实,愿拜先生为师!”

    【, 】

    说着,朱由校就要给张好古下跪。

    “免礼,免礼!”

    张好古哪里真的能让朱由校给自己跪下磕头,当下,一伸手急忙伸手扶住了朱由校,却是笑着开口道:“莫要折杀我,你若是要拜师,这拜师礼倒是免了,朱兄,若是想要学习什么,我倒是愿意倾囊相授!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朱由校有些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若是要授课!”张好古却是笑了笑:“需得是系统性的授课,诸如,我教你的算学,物理,总是要一些时间的!”

    朱由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“师父若是肯教我,我定是愿意努力去学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孺子可教!”张好古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徒儿,这就给师傅准备一下拜师礼!”说到这里,朱由校微微的顿了顿,继续道:“对了,师父,今天时日不早,师傅还是要早点休息比较好,明日,师父还要殿试!”

    “殿试?”

    张好古脸上的笑容的僵硬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差问一句‘殿试是什么了’!

    哪里来的殿试?

    我怎么就不知道还有殿试这么一回事儿?

    殿试到底是什么鬼?

    妈的,相声没说有殿试啊?

    科举,考试的可不是一场。

    会试结束之后,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,接下来才是殿试。

    殿试,那是决定,状元,榜眼和探花的。

    殿试结果填榜后,皇帝于太和殿举行传胪大典,宣布殿试结果。

    进士分为三甲。一甲三人,称状元、榜眼和探花,赐进士及第;二甲若干名,赐进士出身;三甲若干名,赐同进士出身。二、三甲第一名皆称传胪。

    传胪大典后,新进士在保和殿参加朝考。

    朝考试卷分为三等,一等第一名称朝元。

    进士中一甲三人,殿试后立即授职,状元授翰林院修撰,榜眼、探花授翰林院编修;其他进士,按殿试、朝考名次,分别授以庶吉士、主事、中书、行人、评事、博士、推官、知州、知县等职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时候,张好古却是不能做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这要是来一句殿试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知网了翟博士了。

    当着皇帝的面儿,说自己不知道殿试,那自己这个下场?

    自然,张好古是不能露怯的,甚至是还要摆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张好古只是简单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稳得一批,实际上内心深处已经是慌如老狗了。
目录 书签
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,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 返回顶部